您的位置: 主页 > Eumenides诞生年少游戏

Eumenides诞生年少游戏

  罗飞叹息:“当时学校在组织一次侦探小说比赛,她想创造一个女性的人物,专门惩罚那些犯了罪但却没有受到惩罚的人。她从希腊神话里给这个人物取了个名字,就叫Eumenides。”

  罗飞接着回忆道:“孟芸让我给她的小说构思提点意见。我当时反对她把主角设置成女性,其实我也没多想,只觉得要完成相应的情节,男性角色比女性会更真实一些。由此我们产生了争执,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争着争着小说里的矛盾就转到了我们两人身上。她认为我是看不起她,我也有些毛了。后来我们竟相约打赌,要把小说里的情节付诸实践。”

  “嘿,年少荒唐啊。”罗飞感慨并解释道,“我们约定,两个人轮流扮演Eumenides的角色,另一人则扮演警方,等某一次Eumenides的作案手法被警方识破了,那赌约便分出了胜负。我当时是刑侦专业的高手,而孟芸只是一个学心理学的女生,我觉得自己可以很轻松地胜过她。可是两个回合下来,我却仅仅和她打了个平手。”

  两个回合,显然就是指警校里发生的那四起案子了。想到案件中的离奇情节,慕剑云忍不住插问了一句:“你们是怎么做到的?孟芸的手法你没有猜透,你的手法也很神奇呀,能透露透露吗?”

  罗飞摇头,略带着悲声说道:“这是我和她之间的秘密,我只想讲给她一个人听。”

  罗飞又长叹了一声:“如果我真的还有机会讲给她听,那该多好……可我当时却转不过这个弯,一定要和她分出个胜负。就在我筹划下一次行动的时候,‘四一八血案’却突然发生。关于这起案子的情况,你们现在知道的应该比我还多了。

  “与惨案有关的事情,我可从来没有撒过谎——具体的情况第一次开会的时候我就讲过了。那天下午我回到宿舍,看到了孟芸留下的纸条和桌上的死亡通知单。我吓了一跳,我的第一反应是孟芸为了和我赌气,竟要拿袁志邦动手了。”

  “是的,袁志邦见异思迁,这是孟芸最痛恨的行为之一。所以她拿袁志邦开刀倒也不奇怪。”罗飞沉吟道,“但我并不相信孟芸会对袁志邦实行‘死刑’的惩罚。我认为她多半是要制伏袁志邦,给他一些惩戒,然后再逼迫我服输。要知道,我和袁志邦算得上是刑侦专业历年来最优秀的学员了,如果她真的做到我说的这些,那她毫无疑问会在争斗中占得大大的上风。”

  慕剑云沉思了片刻,忽然想到什么:“以为孟芸要对袁志邦下手,这是你当时的想法——那么孟芸见到死亡通知单后,会不会也是相同的想法呢?她会认为是你要拿袁志邦下手?”

  “我后来也是这么认为的。孟芸遇难,显然她不会是发出死亡通知单的人。可以想象,那天下午,她比我更早回到宿舍,看到了那份通知单,很自然地认定是我所为。所以她也没有报警,而是立刻出发去寻找我和袁志邦。你们前两天一直问我,孟芸在拆弹时为什么会那么相信我的话?”讲到这里,罗飞“嘿”地苦笑一声,饱含着痛苦与无奈,然后幽幽地说道,“因为她以为那个炸弹就是我设置的!”

  “是这样……”慕剑云整理着头绪,将罗飞的说法与案情事实一一地吻合起来,的确是环环相扣,并无矛盾之处。

  又琢磨了一会儿之后,慕剑云给出了自己的总结:“那就是说,真正的凶手是借用你们的创意实施了他血腥的犯罪计划?”

  “是的。我们自以为高明的争斗,却早已被他看得清清楚楚。他也许早就在嘲笑我们了,而他选择袁志邦作为下手对象,无非是要警告我们,他才是真正的Eumenides。”提及Eumenides,罗飞愤然的声音中竟夹杂着一丝恐惧。

  毫无疑问,在十八年前的那场争斗中,面对那个突然加入的对手,不管是罗飞还是孟芸,全都输得一败涂地。

  Eumenides……确实是个令人恐怖的对手。慕剑云在心中叹畏着:“他的犯罪计划既然已经开始,为什么中间却间隔了十八年?”

上一篇:诺基亚任天堂联手搞事情  三摄侧滑概念游戏机
下一篇:委内瑞拉小伙用纸板瓶盖自制超级马里奥游戏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